搜狗,改姓了!

" 这封邮件,代表着我与搜狗的正式告别。"

10 月 15 日,搜狗正式并入腾讯,当天王小川也宣布卸任搜狗 CEO。

对王小川来说,接受这一结果可能也不容易。他曾公开表示,搜狗不上市就不找女朋友。

可以说,此前搜狗的发展是跟王小川牢牢绑定在一起的。2013 年时,面对各大头部公司递来的橄榄枝,王小川愣是咬着牙没松口。这固然有王小川的控制欲 " 作祟 ",但也从侧面传达出他对搜狗的感情。为此,周鸿伟甚至说," 这家公司其实不姓张,姓王 "。

这话里,所谓王,就是王小川,所谓张,就是张朝阳。当时,张朝阳才是搜狗的控股股东。在周鸿伟谈收购搜狗一事中,张朝阳既是周的朋友也非常乐意促成,可还是被王小川顶住了。

但如今,搜狗既不姓张,也不姓王了。也因此,外界很多评论表示惋惜。

问题在于,搜狗并入腾讯真的是一件值得惋惜的事情吗?现今的搜狗不止营收下滑,而且各个维度的业务也都处于不占优状态。在这种情况下,拿着钱走真需要旁人惋惜吗?

更何况,对于搜狗并入腾讯,现在只不过是一个迟到的答案公布出来了而已。对此,更有必要追问的可能是,并入搜狗的腾讯的发展会能如预期一样更上一层楼吗?

01

一个情理之外,意料之中的归宿

搜狗并入腾讯,完全是一个情理之外,意料之中的归宿。所谓情理之外,关涉的不过是王小川的个人控制欲和感情,而意料之中,则草蛇灰线,早已有迹可循。

9 月 4 日,搜狗就借助公告宣布与腾讯完成合并。也就是说,搜狗已成为腾讯间接全资子公司,一旦前者完成私有化,那么顺理成章就是 " 并入 "。

因此,对于搜狗并入腾讯,这个结果差别只在于时间了。而关于私有化,10 月初搜狗也已完成了。

不过,需要指出的是,最早的伏线其实不是在 2021 年 9 月,而是在 2013 年 9 月。当时,腾讯向搜狗注资了 4.48 亿美元,还将自身的搜搜业务并入搜狗,让搜狗获得了爆发式增长。

那么,腾讯当时为什么要和搜狗达成战略合作呢?

必须承认,2013 年前后,依靠搜狗搜索、搜狗输入法和搜狗浏览器形成 " 三级火箭 " 模式的搜狗,成了各位大佬眼中的优质资产," 香饽饽 "。当时不仅腾讯关注,百度与 360 也在关注。

特别是 360,周鸿伟甚至在内部成立了专门的小组来负责相关事物,但 2013 年 7 月底,一个马化腾打给王小川的电话,使得风向彻底变了。

周鸿伟收购失利,搜狗和腾讯达成合作。也正是这个原因,导致前述周鸿伟对外公开指称,搜狗其实不姓张,而是姓王。对于内在的根由,其实是王小川要求独立发展,但周鸿祎认为," 各干一块很扯蛋,只有合力才能改变百度独大的格局。"

乘着腾讯的东风,2017 年 11 月,搜狗在纽交所上市,当天市值就已破 50 亿美元。

令人遗憾的是,这不过是搜狗的昔日辉煌罢了。现在的搜狗,不止收入的流量大部分来自腾讯渠道,而且营收不断下滑。从数据来看,2021 年第一季度搜狗总营收为 1.372 亿美元,同比下降达 47%;第二季度总营尽管下降幅度不大,但同比下降幅度仍然高达 44%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不管是搜狗还是王小川自己,选择让搜狗并入腾讯,难道不是一个好选择吗?

02

摊子铺开了,但都不占 " 优 "

对搜狗来说,如果剥离腾讯的光环和资源加持,其实摊子尽管有了,但都不占 " 优 "。

除了三级火箭业务外,搜狗的营收业务还包括硬件,但仍然呈现出营收结构单一的困局。这一困局其实也反映到了数据上,第二季度总营收为 1.475 亿美元,其中搜索与搜索相关营收高达 1.372 亿美元;也就是说,搜索业务在其总营收结构中占比超过了 9 成。

当搜狗倚重搜索业务来创收之际,搜索业务的发展却越来越难以撑得起搜狗的 " 期待 "。

如果聚焦于搜索市场,可以发现自 2009 年谷歌搜索退出中国后,百度一直稳坐头把交椅。对此,可以从智研咨询发布的《2021-2027 年中国搜索引擎行业市场行情监测及市场分析预测报告》的数据得到作证:

从全球市场来看,2021 年 2 月 Google 占有 92.03%,占比最大;Bing 占有 2.72%;Yahoo! 占有 1.60%;Baidu 占有 1.18%;至于搜狗,则 " 遥遥落后 "。从国内市场来看,同期百度占有 71.10%,占比最大;搜狗占有 17.47%;好搜占有 3.40%;google 占有 2.80%;神马占有 2.70%。相比之下,搜狗仍然跟百度不在一个量级。

王小川曾表示," 三年内,搜狗要在移动搜索领域追平百度 "。但从现在的格局来看,前有巨头挡路,后有好搜等追赶,以及诸如字节跳动等加码,王小川的意图已经称得上 " 破产 " 了;更何况,现在的搜狗已经被并入了腾讯业务,即使有可能,未来也是腾讯追平百度。

对于搜狗的输入法业务,依照艾媒咨询数据可知,2021 年上半年百度输入法的市场份额占比第一,为 42.3%,搜狗输入法排在第二。特别低,随着插入广告越来越多,搜狗输入法的用户体验越来越差,能够继续保持多少用户实在存疑。

在硬件方面,搜狗尽管有录音笔 C1、翻译机等产品,但一直面临科大讯飞等巨头的冲击,长期无法获得质的发展。

也就是说,搜狗的其他业务的营收贡献并不理想,事实上高度依赖搜索业务,而搜索业务的发展趋势却越来越 " 窘 "。正因为如此,才能说搜狗只是把摊子铺开来了,离占优赚钱还远。

03

搜狗的昨天,汇入腾讯的明天

搜狗的一切,不管是辉煌还是困窘,其实都已经汇入腾讯,变成了后者的明天。

在汇入之前,不管是搜狗还是腾讯,其实都想要一个彩头。但这个彩头,却被营收下滑硬生生破坏了。对此,搜狗尽管解释是受私有化进程影响,但在根本上无法自圆其说。

前述所谓搜狗搜索业务的窘境,在根本上跟整个业态的深层逻辑转变有关。在 PC 时代,搜索引擎是最佳的广告引流平台,搜狗自然也吃到了时代红利。

但是,随着移动端的发展,诸如抖音、快手等软件才是广告引流的热门选择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搜狗已被时代渐渐抛弃。

要知道,依照据彭博社的消息,2020 年仅字节跳动的广告收入就高达 1831 亿元,甩开搜狗不止几何级量。

也因此,可以反证腾讯之所以选择并入搜狗,其实更多着眼于协同效应。2006 年,腾讯就推出了自己的搜索网站,但效果不佳。但腾讯一直没有放弃,搜狗的主要作用就是补上这块。

在这方面,其他巨头的举措和搜索与算法的深度结合,给腾讯造成了巨大的外部压力。2019 年,字节跳动成立了搜索部门,次年又推出了独立 APP;2020 年,阿里也成立了智能搜索业务部门。扭转自身的劣势,甚至反过来赋能当前的业务体系,这是腾讯最迫切的用心。

所谓搜索和算法的深度结合,可以极大提升转化效率,让用户在同样的时间内看到更多感兴趣的内容,或者更在短的时间内找到自己关注的内容。

在这方面,微信上线搜一搜后,反过来促进社交黏性就是一个明显的正面案例。但要实现这一效果,制高点是 "AI 能力 "。

对于这一能力,与百度和阿里相比腾讯没有优势,而搜狗恰恰可以提供助力。此前,搜狗推出的人工智能机器狗 " 汪仔 " 就进行过人机大战,在《一站到底》舞台表现不错。特别地,与百度的注重图像路线不同,搜狗原本更关注的是文字语言处理,这天然跟腾讯的内容属性匹配。

正因为如此,王小川才能在内部信中骄傲的表示," 搜狗引以为傲的搜索技术与 AI 能力,也将赋能到腾讯业务体系,有机会为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。" 只可惜,不管成败与否,这一切都跟王小川无关,而是腾讯明天的事了。

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功夫财经无关。如因作品内容存在侵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功夫财经联系。